##HIDEME##

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探戈禮儀 (los códigos)-探戈文章翻譯

探戈禮儀 (los códigos)

如果你是探戈新手,你會發現探戈不像其他舞蹈,它如此獨特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有其文化根源。探戈文化發展出了一套禮儀(etiquette)來保護跳舞的經驗不被某些人破壞--包含那些會傷害他人的人、向他人索舞的人或是糾纏不休的人。很多人討厭規則法律

所以請讓我向您介紹「禮儀」,也就是「規則和法律」這兩位大哥的小妹妹(譯者註:好冷)。了解禮儀,她會確保你更能夠和想跳舞的對象跳到舞。如果你把禮儀丟在家裡,我保證你很快就會毀掉所有人的樂趣,包含你的和我們大家的

如果你不喜歡閱讀,請看完下述文字就好:探戈禮儀只需要在下述三種場合保持安靜:(1) 永遠不要開口邀舞, (2) 永遠不要在舞會上交你的舞伴怎麼跳,最後 (3) 在舞會上跳舞時絕對不要聊天。當然,如果有人開口向妳邀舞,妳不需要保持沉默!如果有人傷害了妳,妳也不用沉默。

妳可以告訴對方,妳只跟不出聲邀舞(cabeceo/mirada) 的人共舞。妳也可以告訴對方,即使妳不跟他跳舞也還是可以表達友善。這並非是在「教對方舞步」,而是表達妳對探戈禮儀的了解。 

我們誤以為不能開口表達我們的喜好,讓我們陷入一個非常糟的選擇--必須拒絕他人,而且要假裝這些邀舞/教舞/跳舞講話的人不存在。(譯者注:作者想表達,如果對方無禮,妳不需要隱忍或逃避,這樣反而更傷人傷己)


第一章: 準備參加舞會

穿著:  請打扮讓人印象深刻。穿著就跟音樂一樣精緻,而且兩性的要求不同。

淑女:請不要穿著會毀掉男性服裝的打扮,如果妳想跳深擁抱的話,那就不要讓男性在腹部或胸口的衣服打結。

男士:請尊重女士,並且以想要帶對方出去正式約會這樣的重視程度來打扮。你會穿的像個阿宅然後挽著一位美麗、精心打扮的女士去高級餐廳嗎?我知道,在歐洲牛仔褲算是很高貴的進口服飾,而且看起來也很適合在歐洲穿。但事實上是不ok的。牛仔褲是一種工作服,而且在全世界多數地方都視為休閒服,而且和你跳舞的女性肯定都比你穿的正式。這裡不是歐洲、或是休閒舞會。

作為一個美國人,我可以這麼說:如果阿根廷新一代的男性舞者(tanguero) 屈服於美帝(?)的休閒文化,那我們不就失去了探戈的優美傳統?要穿的和女士們一樣正式有那麼困難嗎?

第二章:  抵達舞會

1.頭尾規則:

穿上鞋子後,第一個tanda 屬於你覺得最重要的其他人(註:雙親、老師、其他長輩或者是手足、朋友、同儕,甚至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同樣的,最後一個tanda 請保留給你特別的舞伴。Tanda 指的是一組曲子(探戈/米隆加/華爾茲),由一首短暫的插曲所切割,這叫做「幕布」 (cortina)。

2.Cabeceo 

西班牙文中點頭稱作「cabeceo」。要享受成為男舞者的15分鐘,使用cabeceo約舞才是最適當的方式。概念是,cabeceo 不必開口問,這樣會造成對方覺得非跳不可。整個過程都用眼神詮釋,如果有人看著你卻不回應你的cabeceo,尊重她們的決定(或是視力不佳)。 
請注意,接下來提到大多數關於禮儀的問題和困境都是來自於沒有使用cabeceo。 至於視覺障礙的朋友:我學到幾乎接近全盲的人也可以使用cabeceo 的概念來享受他們的舞會,請參考這個連結

第三章:  舞池上

1.女士帶路?

我不認為女人真的要跟隨男人。男人和女人都首先要跟隨音樂。但不幸的是,我這輩子去過的舞會大多數都是女人帶我走上舞池。這很危險(請參考第五章:前往以及離開舞池),請按連結看看當女性帶著男性走上舞池會是什麼樣子。

2.一次一個Tanda :

你剛跟這個來自外地的陌生人完成了一個超棒的tanda ,也許我們可以再來一段?這樣會有問題。首先,這個人可能有攜伴,而這會造成一種疑心,因為連續兩個tandas 表示愛苗已滋長(羞);接連不斷的tandas 意味著達到探戈涅槃以及找到真愛,你確定這是你要表達的嗎?:「我愛上你/妳(跳舞的方式了)。」

或許還有別人也喜歡、甚至更愛跟你跳舞,但是有某些原因而不願意重複這種探戈崇拜的感覺。當然,被人崇拜是很棒的感覺,但我建議要小心一點。你可能不知不覺就創造一種感覺,也就是有義務要負責讓他/她今晚開心。在傳統的布宜諾艾利斯舞會中,多個tandas  有其「特殊」的意義。讓我們把這份探戈崇拜做的完美一點。有些人或許不會相信我(請見第六章)。  

3.這些詞和你想的不一樣:
  • "謝謝"  舞會上不需要說謝謝,只有在tanda 結束的時候才說。如果跳到一半就說意味著:「請讓我坐下,我覺得跟你跳舞不太舒服。」
  • "不客氣不是 在tanda 結束時回應「謝謝」的適當用語。比較好的說法是:「這是我的榮幸/我很樂意」。因為不客氣聽起來像是你付出了很多,但什麼都沒得到。
  • "我很抱歉"  是多餘的,除非偶爾為之,或是你不小心傷害了某個人。這是社交舞,不是表演。同樣的,也不要講藉口,像是「我太久沒跳了」、「我技術不好」,只要讓你的靈魂去跳。如果其他人知道你有缺陷,你最好就是做自己。我從來不會告訴別人「我覺得我做的菜放太多鹽了」。他們也許根本不會察覺到,可是你一講對方就發現了。跳舞也一樣,只要享受發生的事情就好。
4.其它舞池禮儀:
  • 聰明的老師在舞會上是安靜的。當然,你懂很多。也許你是個老師、專家學者...無所謂!避免在舞池上教學,這是練習舞會的功能(práctica )。自從我搬到柏林以後,發現這條規矩經常被打破。老師們這麼做就是無視探戈文化的重要性。不要再教學了!這不只是指那些你想要饋贈探戈智慧的可憐女孩,當我們跳舞的時候,你的沉默對必須每個傾聽你指令的人來說都是重要的。去練習舞會吧;或是帶回家(?)、還是去舞蹈教室練習,ok?
  • 聰明的學生在舞會上是安靜的: 請不要在舞池上要求建議。初學者很愛聽建議,女士們,不要毀掉那些好不容易保持沉默的男士們,如果妳真的很想跟他學東西,去他的「舞蹈教室」學,ok?(譯者注:這裡好歪XD)
5.舞會秩序(Floorcraft)基本:...有時老經驗舞者都不知道的事情
  • 急救醫學原則:  「不加害,先保護」是基本的舞會秩序。你以為社交舞會的舞池首要規則是要跳舞,其實是不要製造傷害,並且保護對方。跳舞是其次!就像你被送去急診室的路上可不想要再增加甚麼新問題了吧?  對急救人員來說,這條法則是最重要的,同樣的,當你與女孩跳舞的時候,她們的腳已經很酸痛了,不要再增加割傷和和扭傷。
  • 避免向後退,違反舞程線的流動:向後踏步是初學者很糟糕的基本步法,儘管老師教你基本的方塊步有這招。但你的方向應該是朝著(舞程線的)側或前!直接向後退是個很糟的主意。
  • 在舞程線上跳:舞池最外圈一般來說是保留給最棒的舞者,他們能保持步調以及好的流動。那些無法跟上流動的人通常被稱為「溪流裡的石頭」。第二圈應該要盡可能的遠離外圈以免造成碰撞或身體傷害。請勿穿過其他舞者的右側,尤其是外圈的右側,這是某些舞者最喜歡的位置。
  • 填滿前方空隙,但不要緊咬人家車尾:有些舞台探戈的舞者最喜歡的招式就是在舞會上故意在前方留一大塊空白,好讓他們做一些像溜溜球的前後動作,佔去其他人將近四倍的空間。在小空間也能跳的好是進階舞者的證明,需要更多空間嗎?該多學一點小空間跳舞的技巧了。
  • 探戈不是賽車!  問一下女孩們,她們喜歡充滿表達力的緩慢動作,然後在音樂變奏的時候享受飛快的時光。舞池看起來很像賽車場,但不是。那些喜歡超車變換車道的男士們是舞池上最危險的生物。如果女士擔任帶領者,這條規則也同樣適用於妳們。(譯者注:有些女士會催促男生超車)
  • 安全是雙方的責任:我最喜歡的女舞者們通常會閉上眼睛享受,可是一旦她們感覺到我的身體因為危險逼近而有所改變時,她們就會努力站穩。女士們,如果妳的身體不夠敏感,請打開眼睛。並且不要先踏入舞池,那是男士的工作,而且是為了安全理由。如果妳讓個男士帶你走進車陣裡面顯然是妳的不智-不管是在舞池中還是馬路上!
第四章:在餐桌上

當你下場休息的時候,請搖身一變成為社會學家。你會發現有以下幾種人:

1.保鏢:當有人拒絕跳舞,「保鏢」就會出現,環繞在這個人四周,擔任他/她的保鏢。就算對方是用cabeceo 邀請,女生卻用嘴巴說「待會兒跳,不是現在」。這時男生應該要解讀成:「不是現在,也可能是永遠不跟你跳」。這個可憐的靈魂必須離開才能處理這種拒絕的能量。等在女生身邊等她休息完,只是加深對方必須跟這個可憐蟲跳的感覺,甚至帶給女生很大的壓力。女孩不需要保鏢。對女生來說也一樣,如果有男生說「不是現在」,趕快離開就是了。
2.禁區球員:一旦你用白色謊言拒絕了一個人,你就進入了暫停模式,就像被罰坐冷板凳一樣。如果都使用cabeceo 邀舞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如果女生說:「不,我在休息」,然後男生離開。這個說謊的女生就進入了板凳區,至少一個tanda 不能跳舞。我相信,誠實的拒絕會比喊暫停來的有效。這也就是說,單純的說「不,謝謝你」是最好的,要比拐彎抹角的說「也許待會」要好。如果妳含糊其詞的說:「我要讓腳休息一下」,然後馬上又跟別人去跳這不是更糟糕嗎?有些人會在說不之後,補充說明自己要休息一個tanda,這是一種慈悲心自然的展現。不說謊、不犯規也不喊暫停。對一個合適的人、或是真正溫柔的人來說,是可以避免白色謊言的。這些有一些解決方案或許妳想要練習看看:

a.白旗策略:  
如果妳想要把最有品質的舞留給對正確的男士,暫時脫掉舞鞋是一個好方法。這個肢體動作透露著「現在我的腳不行了」。如果看到這個訊息的男士請趕快遠離她,這意味著她會把自己留給跳起來最不費力的那個人。

b."不" vs. "永遠不"
夫妻就跟舞伴一樣,都不能讀彼此的心。如果妳很明顯的避免cabeceo 或甚至說「不」來拒絕某人,但其實士想要晚點再跳,那就講清楚。我有一次被一位女士拒絕了cabeceo ,所以我想她應該是完全不想跟我跳。結果之後我就聽說這位女士認為是我拒絕了她!拜託,要求對方讀懂妳的心在關係中是非常沒有幫助的。直接告訴對方,妳只是現在不想跟他跳,但未來還想跳,妳甚至可以明說妳已經答應了別人的邀約,但「請理解,和你跳舞我很開心。」

3.Cortina 安靜的祈禱者:
Cortina 祈禱者就是那些真的想跳舞的人,你有注意到每當進入幕布音樂時大家都安靜的在祈禱嗎? 如果你想要跳舞,麻煩在幕布音樂時保持安靜,告訴你那嘰哩瓜啦的朋友:「在幕布音樂時,我們來環顧四周然後看能不能捕捉到某人的眼神。」用手機傳簡訊、與朋友聊天、與神對話還是放空,都會對那些誠心祈禱想要跳舞的人帶來災難性的後果,阿門?

4.打斷者:
  
打斷他人的談話也許是舞會上第二困難的社交技巧。 (最困難的詳見下文)我只有看過一個人在tanda的時候打斷他人。真的很罕見。但是,如果你想和某個正在桌邊聊天的人跳舞該怎麼做?站遠一點,站在外圍等候一陣子,如果沒有人接受cabeceo ,那就走開。有些女士會因此暫停對話接受邀舞,有些會因為這些「忍者舞者」環伺在旁而感到心煩。

5.情侶:

基本上有三類情侶。基本規則就是,當你邀請任何情侶跳舞時,你必須獲得雙方同意。

狀況 A:  聊天的情侶。放棄吧。
不要插嘴邀舞。他們也許打算一起跳舞,從外圍用眼神邀約,如果失敗的話就走開。 

狀況 B:  和所有人跳舞的情侶,但他們坐在一起,看起來像在休息。
如果你想邀約的舞伴正在左顧右盼,試著用眼神邀約,但當眼神聯繫建立之後,記得知會一下另一位。

狀況 C:  幾乎都只跟對方跳舞的情侶。
  對啊,他們是「情侶」,只是現在坐在一起,很難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也許是因為今晚只跟對方跳到而焦慮,也許有爭吵,也許因為對方跟別人跳而吃醋,也許他們只是喜歡坐著看。

無論如何,最可能的是一方腦中想著「 老天爺啊,拜託誰來把她約走我就可以跟別人跳了。」。但女生想著:「他想一走了之自己去跳,然後就沒人敢來約我,這樣我坐在這裡好像壁花。」 無論對男生或女生cabeceo 都可能是舞會中最困難的事情。說真的,這並不是什麼陳腐的觀念,而是社交禮儀。所以讓雙方都知道,你想跟其中一位跳舞,並且透過正當的社交禮儀,祝你好運,這個任務只有勇者(或是傻子)才會想去做。

第五章:  進出舞池

1.進入舞池:這是男生的工作,在進入舞池前讓其它男士知道有一對要進去了。男人們,女孩不應該先進入旋轉門,男人才應該。男生先開路,女生再跟進。女士優先這個規則這裡不適用。男女在這裡都有要扮演的角色,女孩們,請把這個工作讓給男士,因為他必須吸引其它男士的目光,然後擋住洶湧的舞池車潮。

2. 舞池車潮:好啦,就算男士先擠進去了,接下來如何?可能很倒楣你後面來了一個不懂得舞會禮儀的人,正打算開著他的賽車穿過車陣。就讓他先過吧,你絕對不想這傢伙待在你的背後,一個聰明的舞者會避開大多數人進入舞池的地方,通常也是離桌子最近的地方。聰明的舞者會找不擠的空隙,甚至兩個男生的中間。如果其他的舞者認識我,他們就會創造一個所謂的「列車」(前後兩對互相保護中間的那一對),讓那些跳舞技術很危險的人無法進來。真的技術很差的舞者甚至會強行擠進列車中,在美國和阿根廷都聽說有這種事情發生。

3."為你落幕!":  Cortina 指的是布幕,一個聰明的DJ會用簡短而且一聽就知道不是探戈的音樂作為cortina 。這段音樂的目的是清空舞池上所有的人(謝幕人生啊),就算妳打算跟同一個人再來一次也得走。如上文所題,最好的舞者會等著聆聽cortina 之後的音樂,等音樂下了才用眼神接觸其它舞者。最聰明的舞者注意DJ如何播歌,通常是3個tanda的探戈、一個tanda的華爾茲、再三個(或以上)tanda的探戈,最後才是一個米隆加。

4.護送女孩離開舞池: 對待妳的舞伴像個淑女,讓她離開妳的臂彎。後來我學到,雖然女孩很感激能受到淑女般的對待,但護送女孩也不見得要把她帶到非常遠,因為她可能在尋找下一個cabeceo,我現在嘗試護送舞池邊緣就可以了。

第六章:  舞會之後

喝咖啡 (un cafecito):  這個黑話是指共度春宵,而不是真的補充咖啡因。

男孩滿臉笑容在樓梯下等妳:看到沒,妳就是不相信連續跳三個tandas (譯者注:一說是累積跳四個tandas)會出事,現在,男孩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妳看起來很驚訝,妳們不是「說好」要去「喝咖啡」了嗎?

最後一件事:這與舞會禮儀無關,但妳都看了這麼久了,讓我給妳一些夜深人靜後的探戈小秘訣:

你疼痛的腳!不要將腳泡在熱水中。我從一個出生就踩高跟鞋的女人身上學到:你將腳泡在你可以忍受最冰的水。(另外,我從我跑太多馬拉松經驗驗證了這一點。)熱水對於腳腫或肌肉只是讓事情變得更糟。如果你打算很快再次跳舞,冷水效果超棒的。 我以前很討厭冷水泡腳,但現在我喜歡它,因為我知道它幫助我不酸痛而且很快能再次跳舞。


跳舞愉快!


探戈文章翻譯:凝視的力量

凝視的力量
一段關於帶領和跟隨的持續對話...


 神比點頭還要更有力量。   

用探戈的術語來翻譯的話,可以這樣講:  
Mirada 比cabeceo更有力量。

傳統上,探戈舞者都說cabeceo [點頭] 是男人在做的,女人則是靠mirada [凝視]我從來就沒搞懂這兩個概念跟性別有什麼關係,在實務上,女生也可以點頭,男人也可以在回應女人微笑的邀約後走向對方。但我想強調凝視的力量!在非語言溝通中,簡單的眼神接觸就是首選,其它什麼都不必做。我也想要使用mirada'的魔力!

「魔力?」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對吧?在小兒科學研究中長久以來都認為,大量眼神接觸對兒童心智發展的健全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們的親人,在成長過程中很少或幾乎沒有對我們眼神接觸,通常會發生很負面的事情。最近,甚至連紐約時報都報導了關於眼神接觸的新研究。這項最新的研究來自於康乃爾大學,刊登在行為與環境期刊上(Environment and Behavior)


「研究者. . . 操弄了印在Trix穀片上的卡通兔子,發現成年人更喜歡選擇Trix甚於其它品牌,因為兔子的眼神是看著他們而非飄開。 另一個更令人害怕的推論是,兒童版的Trix兔子眼神是朝下,因為在商店中剛好可以對到走道上孩童向上凝視的眼神。」

用探戈的術語來說,「很甜的」Trix兔做了mirada,而大人(或小孩)則是給予cabeceo,也就是買下這個對他們自身或孩子不太健康的產品。如果Trix兔、桂格爺爺或是威猛先生...這些人物都讓你願意對他們的產品點頭(cabecear),mirada 的威力可見一斑。

紐約時報的記者還表示,如果醫生希望病人的治療效果比較好,建議和病人對話的時候不要使用筆電。 

「只有真正的眼神接觸,才能完全啟動腦中那些允許我們更敏銳而且準確的處理他人感受和意圖的部位。想像眼神接觸是個認知的啟動機,一旦你用眼神鎖定其他人,無論是近在眼前還是視線穿越過一個人擠人的房間,它就會發生。」

即使只是感受到有人正在直接看你,也會有強大的效果。我們繼續看看報導怎麼寫: 

「即使是(經過法律認定)的盲人,他們被人注視雙眼的時候,大腦仍會感受到被點亮了。這是一種原始的察覺能力,也是為什麼你能感受到背後有人注視你。這顯然是一種演化後的好處,能察覺和辨別潛在的求偶對象或獵食者。」

但是,在舞會上的舞者,自古以來就知道la mirada 的好處。我們還不清楚的是,不知怎的,mirada  就給人被動順從的感覺,而cabeceo  卻擁有所有的權力!這跟研究的結果不一樣!也跟我的經驗、以及許多我交談過的舞者經驗不同。

動力

對舞者來說,事情是這樣運作的-至少我的經驗是這樣:當音樂響起,會導致我和我可能的舞伴環顧四下。我並未在尋找她,但如果我的視線和她微笑的目光交錯,現在,她就能完全掌控我的下一個動作。我跟隨她的領導,並且報以微笑。我點頭,或是微微傾斜頭部(cabeceando ),來接受她的mirada 帶領。 現在我們都在舞池中,我「提議」要來個友善的擁抱(embrace),但相反的,她提出一個更好的建議:一個神奇的、令人融化的擁抱。我喜歡她的帶領。

El hombre propone, la mujer dispone(謀事在男,成事在女)
 
在探戈中常用這句話來描述探戈的動態,也就是「男人提議,女人處置提議」。 舉例來說,有個男人說「我提議妳來處理這些碗盤。」,然後女人洗了碗盤。但另一個男人,可以提議他們一起來處理碗盤。對第一個女人來說,她會認為最好答應洗碗。可是另一個女人,可能的確接受了要處理碗盤的提議,但卻是用摔盤子這樣戲劇化的表現來處理。「El hombre propone; la mujer dispone 不是對帶領者/跟隨者(leader/follower)角色的暗示,只是暗示有兩種不同的角色。 

在伊斯蘭的蘇菲主義中,一句普遍而有智慧的說法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在這段提議和處置的互動過程中,到底誰在帶領誰在跟隨呢?蘇非的智慧說明了,神在傾聽,想要跳出神聖質感的舞蹈,需要舞伴之間互相傾聽。

我喜歡跟隨 la Música (音樂,真正的帶領者),然後我喜歡跟隨女人強而有力的mirada 帶領。我真的非常喜歡跟隨女生關於擁抱上更好的提案。我喜歡感受她在踏出步伐前,想要在前奏中擁抱更久一點的慾望。我喜歡感受她想要做裝飾的停頓,以及她帶領我用不同方式跳舞,因為我感受到她真的很想要隨著音樂起舞。還有,我喜歡她帶領我在音樂結束的時候,擁抱的久一點。

真正的帶領者 La Música

那些舞池上的舞者都只是跟隨她的聲音。那些所謂最好的「帶領者」,一開始都是從跟隨開始。所以,我建議我們把「leader」這個稱呼保留給「音樂」。傳統上的「帶領者」,我會稱呼他做「傾聽者1號」,必須要做太多的傾聽才能被稱作「leader」。而我提議把傳統上我們稱呼的「跟隨者」叫做「傾聽者2號」。把女性角色(rol feminino) 稱作「跟隨者2號」不是更有意義嗎?「她」也必須常常跟隨而且調解 「他」跟「帶領者1號」的爭執啊(笑)。讓我們來接納其實有兩個、甚至三個「帶領者」的概念吧。我猜,當我們開始跟隨La Música 的聲音之後,我們會做的更好。

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管理隨想:良好的策略會因為糟糕的執行而失敗

良好的策略會因為糟糕的執行而失敗
出自-經營與策略最佳實務

乍聽很有道理,可是其實兩者之間的關係其實並非單純因果。

首先,我們很難判斷何謂良好的策略,因為策略分析的過程中,我們可能有意識選擇了符合我們經驗或假設的資料作為分析的基礎,因而導致在input的部分就滿盤皆錯。

其次執行的過程中,即使很糟糕,也可能因為大方向正確而導致效果只是打折,而非整個逆轉預想的假設。

我個人覺得,比較健康的角度是,不要去區分策略和執行的責任歸屬,而是將其視為一個持續變動的過程,也就是放棄有完美策略和完美執行力這類不必要的尊嚴和堅持,甚至不該去獎賞這種太過奢侈的夢幻組合。

我接觸過一些很不能容忍失敗的企業,久而久之自然就會養成"不敢犯錯"的文化。

保守但得不到成果的作為,頂多換個無能的標籤,但不至於成為組織的罪人。
這樣的思維其實無助於突破困境,也很難作出甚麼跳躍式的改變。

策略一開始訂的rough一點並不要緊,也就是"先射子彈,再射大砲"的思維。

執行過程中會收集資料,資料會重新修正策略,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
這麼做好處多多,因為能快速產生有策略性的指導,讓執行單位不至於總是在等待,
或是倚賴長官的指示,而不敢承擔責任。

讓"使用少量資源、大膽的挑戰新策略、如果成功就是英雄"
變成組織內合理的浪費變成是一種鼓勵的措施,

由於資源消耗在可控制的範圍內,這也減少管理階層監督或控制所耗費的時間心力。
"就當成是必要的投資吧!即使損失了也不要緊"

如果這樣思考,或許能得到意想之外的成果,士氣也會大幅提高。

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我重寫了16次:簡化的天賦

癌症先驅Otto (來源:維基百科)
有人問諾貝爾獎科學家Otto Warburg,為何他的論文如此清晰易讀?
他大方公開寫作的秘訣:"我重寫了16次。"

他的理論是,如果不住的東西就是多餘的。
"如果第二次憑記憶寫出來的內容和第一次不同,我就再寫一篇,直到改無可改為止。"

簡化是一種天賦,它只用一個觀點思考一件事情,而不管事物的其他特徵屬性。
這麼做的目的在於突顯或強調重要性。

人的注意力有限,因此雖然會犯下以偏概全的錯誤,但有時卻是不可缺的。

例如,如果你在電梯裡面遇見了一個大客戶,你只有從電梯關門上樓開門短短30秒時間可以銷售,
你會講甚麼?

這時候,簡化就是必要的。

通常,型人最強,其它類型如心腦、腹腦型也多少可以發展。
腹型人和心型人相對就不擅長了。

邱吉爾也是知名的歷史學家(來源:網路圖片)
例如英國名首相邱吉爾,就是腹型人的典型代表。
他曾自己承認不擅於精簡想法,即使他是一位知名的演說家和激勵者。

"給我五分鐘構思一下,我就可以講上一天,但如果我只有五分鐘可以講話,我就得準備上一整天。"

這個故事顯示,即使他智力和才華再高,不屬於自己的天賦,使用起來畢竟感到困擾。


如果你有這個天分,你該如何練習它?

你可以練習描述、繪製一樣生活中特定的事物。例如寫一篇文章描述一朵花,然後每次重寫都刪除掉一些不重要的事物,多嘗試幾次,看看最後精煉出來的事物是甚麼。

重新審視你的作品,把不重要的東西去掉。或者,重新複製你的作品,但只保留你記得的

如果它是一幅畫,那它可能會變成一些線條,但看的人將會知道妳在描繪甚麼。
如果它是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可能會變成一首,但同樣的傳達了你想表達的事物。

(本文根據Sparks of Genius一書所改寫)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職場42面相#22 揭開「腹」型人的神秘面紗



腹型人的行為症候群
考慮再三,循序漸進
浸入細節,靈光乍現
相忍為群,以和為貴
家長管理,為親為師
新的慢,熟的快
例中學,複製精熟
「腹型」人在中國和台灣的職場上,非常常見。甚至可以說屬於主導的類型。當然,近幾年來,兩岸三地「心型」的人逐漸嶄露頭角,數量也大增,所以才會有所謂的「世代」衝突。其實不僅僅是年齡上的差異,更大部分的衝突來自於類型的不同。

「腹型」人的思路形狀是「井」字。就像棋盤一樣,他們必須要將井字填滿,才會開始展開行動。一般來說,「腹型人」給人穩重、踏實的感覺,因為他們不會輕舉妄動,而是在收集到足夠的資訊之後,才會開始構思下一步。

我們曾經拍過一群「腹型」小孩子扮家家酒的實驗影片,這些小朋友拿到積木和玩具之後,並沒有立刻產生行動,反而是開始將手邊雜亂的素材先一堆堆的排列起來,好像在「盤點」物資一樣。等到他們腦中都輸入了這些材料的資訊後,他們才開始依照腦中的圖像,建構起城牆或建築物。
(影片網址:http://youtu.be/GHPrCTi5q8c


在前面的整理過程中,他們腦中對於要建構什麼樣的東西其實並無定見(換言之,他們並非是先思考目標為何),而是隨著對素材的了解增加,腦中逐漸拼湊出完整的圖像,隨後便能快速的建構出他們要的成果。就如上圖一樣,在拼湊完成之前,他們腦中只有大量的資訊,而沒有一個完整的概念。

這樣「先慢後快」的節奏,一直都是「腹型」人的成功之道。例如「學徒」制的概念,他們可以花很長的時間苦練、觀察,等到有一天完全融會貫通之後,忽然就像「開悟」了一樣,變成達人與大師了。

能夠吃苦,也是上天給予「腹型」人的天賦。不像心型人,他們天生的情緒就容易被壓抑,「忍」對他們來說,比心型人來的容易的多。他們也具備比較高的耐力,同樣是長時間的工作,腹型人頂多是覺得身體疲勞而已,但心型人可就會「身心俱疲」,往往會有「快死掉」的感覺。

因此對「腹型」人來說,適當的解放累積的情緒和疲勞,其實非常重要。因為他們很可能隱忍了許久,突然一次情緒性的爆發,或是身體突然就產生過勞的症狀。

那麼要如何與這樣的人共事呢?基本上「腹型」人非常尊重團隊的意見,可以說是最好的團隊成員。他們喜歡和諧,不太喜歡撕破臉,就算有怨言也很少當場發作。不過也因此當團隊發生問題時,也常常會被「和諧」掉,總要等到累積成久痾陳疾才會暴發出來。

在溝通上,「腹型」人幾乎可說是「不溝通」的。這並不是說他們都是「啞巴」,而是說,當他們在會議時,大多數是在「交換資訊」、「陳述經驗」或是「接收資訊」,很少會當場思考,必須等到回去之後,慢慢沈澱、組織,才會提出建設性的意見。

如果您有一個這樣的部屬,基本上,一旦提出目標之後,也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規劃執行。

舉一個真實案例,曾經有一個大學的系主任,因為研究生寫不出論文,主任為了協助他,便將開會時間縮短到一週兩次,希望能推動進度,結果反而更寫不出來。這是因為,這名研究生是「腹型」的,每次開會時,主任每提出一個構想,就像是遞給他他一個「井」字棋盤一樣。結果當這名研究生努力的把九格棋盤,填到剩下最後一格時,主任又遞給他一個新的棋盤,他又得重新填起,而且還必須考慮和舊棋盤之間的關聯性,讓任務變得更加複雜。

後來,主任把開會時間延長到兩週一次,並且減少給予建議,居然就奇蹟似的有了進度。

如果他們是團隊中的一份子,通常需要一個擅長取捨的人作為搭配。否則他們會拼命的「照單全收」,並且很難排定任務的優先順序。

最後,「腹型」的人對於「彈性」、「臨機應變」、「短時間創新」、「需要看臉色」的工作很容易產生挫折,通常會讓他們的優勢難以發揮、能量消磨殆盡,如果您的身旁有這樣的人才,最好不要讓他們直接面對,而是擔任幕僚或是支援的角色,會更容易發揮戰力。

職場42面相#21 例中學,精熟型的學習者


「小王,你覺得今天來上課的老師講的如何?」
「我覺得他講的很清楚,只是還少一點什麼東西。」
「我倒是覺得反覆講一個主題很囉嗦,你覺得還少什麼?」
「如果可以當場練習一下就好了。」
「別鬧了,講師鐘點這麼貴,你還是回家自己練吧!」

基本上,無論是哪一型的人,想學會一個技能,都必須仰賴練習。但對他們來講,他們的學習除了練習之外,最好是可以臨摹照做,效果最好。「學徒制」,就是這一類型的人發展出來的培訓技巧。

他們不是那種聽一聽原理,然後自己去嘗試細節的性格。對他們來說,可以在旁邊參考、模仿,甚至最好有指示和說明可以教導他們一步一步操作。所以,為什麼很多學徒制都是先讓徒弟作一些瑣事,但允許他們看師父怎麼操作,就是透過長時間不斷的觀察,內化記憶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去,這樣正式上場時,就可以模仿個七八分,再加上經年累月的執行,就能夠將一件事物完全的學習成熟,甚至找到所謂的「訣竅」與「眉角」。

所以,這一型人通常比較瞧不起年紀比自己輕的人,或年少得志的人,所以很自然的就會在他們的相處中出現「上司下屬」、「前輩後輩」的階級觀念。這是由於他們相信,任何的學習,都是不斷的模仿和複製而來的,不可能憑著聰明才智一蹴可及(即使他們的腦筋不錯,也只是加速這個內化的過程)。

對他們來說,「經驗」就是勳章,也是成功的保證,只要從事能發揮「經驗」的工作,他們往往能表現的出類拔萃。這樣的思考模式,和前述幾期所介紹的「心型」、「心腦型」人大不相同,對他們來說,創新、突破,打破經驗的藩籬才是可貴的,反覆操演的經驗法則,反而不那麼有價值。

他們喜歡學習的項目,多半也非常具體。例如歷史(實實在在,已經發生過的故事),可練習的技巧,有實際用途的科目等等。一些看不出立即用途(如集體討論),需要分享自己感覺(如一些團體動力的活動),或是需要想像力(如創意思考)、抽象的事情,他們學習起來經常是興趣缺缺。相比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心靈交流,他們更喜歡花時間在學習可以操作、有具體成品的項目上。